Ian三歲以後搭捷運就已經很少用的上電梯來來往往的人潮對於Ian而言不會造成彼此的負擔但自從小瓶子出生之後在各大捷運站中穿梭尋找電梯就又變成常態了
 
坐電梯搭捷運很不便捷因為電梯永遠長在最遠的一端再來可能因為經濟效益的原因吧捷運電梯總是小小的兩台娃娃車或是一台輪椅就已經差不多一個乘次又因為需要坐電梯的大多是老弱婦孺所以電梯起降的速度又比較慢好在大多數需要用電梯的人都比較有同理心所以也不常遇到插隊爭吵的狀況但今天的經驗可稀奇了
 
我們一家連同小瓶子搭捷運到忠孝復興站換車大家都知道復興捷運站大概是僅次於台北火車站最複雜與最繁忙的捷運站了一如往常一出了捷運我們悠悠哉哉地往電梯的方向走去心裡想著反正一定得等個一兩個車次乾脆慢慢來好了到了電梯口時正好沒人於是一家人很開心的走進去電梯門正要關上時從遠方突然衝過來一台電動輪椅車上坐著一個男性的華人他一路衝一路喊著:『Wait!』因為我們也常因錯過捷運電梯而搥胸頓足所以他衝進來的心情我們當然了解於是我們便趕忙把電梯門再度打開
 
這時候妙事發生了他一路衝進來就算了,但他並不打算減速只是一路衝嘴巴喊著:『 This way Nope I said this way!!』手在空中揮來揮去大概的意思就是要我們趕快把小瓶子的娃娃車挪旁邊一點挪到他指定的位置然後讓他的車可以滑進來眼看著他就快撞到小瓶子的娃娃車了他居然說了一句:『You have to be careful!』意思是說我們很糟糕動作不快一點差一點撞車然後Bingo他漂亮達陣很令人傻眼吧
 
電梯啟動以後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回了一句:『You are the person should be careful!』他愣了一下說了句:『Sorry.』然後大家就在一片相當詭異的氣份中你瞪我我瞪你的搭完這趟電梯電梯門開了以後有趣的事發生了他很重的對爸爸說了一句:『After yousir.』然後又轉過來瞪了我ㄧ眼意思好像是說這樣子可以吧
 
在爸爸跟小瓶子出去之後他就又飆著他的輪椅,把我跟Ian拋在身後,快速的滑進另一台電梯了
 
我們從小到大都被教育要禮讓老弱婦孺,要對人有禮貌,但今天遇到的事讓我重新思考
 
我非常討厭在台北街頭說英文的人不管他是白是黑還是黃使用當地語言在我認知是最基本的禮貌當然有些人是短期遊客使用英文是必要之厄但是這位先生能夠以流暢的動線穿梭在各大捷運站我相信他應該已經停留在台北有一陣子了既然已經有一陣子了進出電梯連最基本的對不起謝謝都不會說就算了說起英文還咄咄逼人以為說了幾句英文我們就會嚇地唯唯懦懦進出電梯不減速還怪我們不讓路
 
老實說一開始我心裡想著跟殘障人士鬥嘴吵架是不是不太好? 因為他們身體不方便所以心情應該都會比較差讓一下忍一下就算了但他說了那麼一句:『You should be careful.』之後我的嘴就關不上了
 
我想如果單純的因為你是殘障人士我就忍住不說反而是我不對了好吧不把你當特殊人物了單純的針對你是個沒禮貌又自大的傢伙來對待你就好了所以臺灣人特有溫和有禮的個性不必拿來招待你太浪費了對你咱們就事論事就夠了

Bea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