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Ian的生病復原速度超級快速,媽媽還暗自開心小孩的抵抗力好呢!小瓶子就開始接手了。。就像大隊接力賽般的,一點點時間誤差都沒有的,就這樣接棒了。。。
 
         

                                              我生病了

一開始是在周日清晨時,低溫發燒,體溫總是在38~38.5度之間盤旋。起床後,就慢慢下降到正常體溫。因為體力、活力、以及食慾,全都不受影響,所以媽媽也就不甚在意,以為小瓶子是週末時玩耍的太開心,沒睡好覺,所以體力透支,溫度也就稍微高了些。
 
但是星期一時,便成一整天都是低溫發燒。媽媽仍心存僥倖的想:這個症狀跟哥哥一發燒就飆39~40度的症狀不一樣,所以應該不需要太擔心吧!
 
沒想到,就在星期二凌晨,小瓶子睡覺不安穩,一晩哼哼哈哈的唉唉叫。媽媽抱起來才發現,小瓶子發高燒了!溫度高到體溫計也不需要用了。因為一抱就知道,這小孩的體溫高的驚人。星期二一大早,趕快帶小瓶子上診所。醫師面對焦慮的我們,雖然很溫和,但是對於我們提出的一堆問題,都沒有正面或確實的答覆。只是四兩撥千金,淡淡的說:『小孩感冒了。』『有發燒症狀。』在開了一堆堆藥之後,就請我們回家了。
 
吃了藥之後的小瓶子,體溫雖然約略下降,但是仍是在低溫發燒的範圍。更誇張的是,傍晚開始,小瓶子臉上及手上開始長出一顆顆的小疹子。媽媽一開始還不確定小瓶子這些紅疹是疹子還是被蚊子咬到了?一直到晚上,小瓶子背著媽媽在玩玩具時,突然轉身過來跟媽媽回眸一笑。媽媽猛然發現,一張不太熟悉的臉正咧著嘴跟媽媽微笑。哇!小瓶子變豬頭了!!感覺上像是黑幫片子中,老大被揍完,很淒美的回過頭來跟心愛的女主角微笑一般的豬頭臉。
 
這下子事情大條了!這到底是什麼病啊!這個發展流程跟Ian生病時不一樣!這劇情不按劇本來演嘛!媽媽一下子荒了!只能決定第二天一大早,再帶去看醫生。
 
星期三一早起來,小瓶子的狀況相當不好。發燒燒的很詭異。頭燙到可以去煮蛋,但是手腳冷的好像在冰庫一樣。一直流眼淚、打噴涕、咳嗽。整個臉、四肢及身體也都還是被不明紅疹佔據。最慘的是,又多了兩項症狀:嘔吐及腹瀉。。真是太讚了!該有的都有了!老子說『否極泰來』,應該就是這時要自我安慰的話了吧!真的沒法再慘了!!
 
爸爸跟媽媽在家討論在三,到底要帶去給哪一個醫師看診?小瓶子的疹子,以媽媽蒙古大夫的觀察,應該是藥物過敏。但是之前看的醫師。可是自許為小兒科中的過敏專家ㄟ。過敏專家開的藥讓小孩過敏了,不是很糗嗎?爸爸則是極力反對再去給過敏專家看診,因為爸爸覺得他實在大大不專業。只是自始至終,小瓶子都是他經手的,叫別的醫師擦屁股,也不太對勁。於是討論結果,決定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到診所時,待遇變好哦!不用排隊,也不用掛號。醫師看診的時間明顯變長,對於我們的問題,雖然無法回答的完全令人滿意,但是相較於一天前,也算是有誠意了。但是,醫師還是不認為他開的藥會令小瓶子引起過敏現象。
 
他的對話是:『 如果家屬硬要覺得藥品是原因的話,我們也沒辦法。這就像是小孩長牙時會發燒,但是不是因為長牙才發燒的,其實不是。是因為小孩子在這時期本來抵抗力就比較差,容易發燒,但所有的家長都認為如此。』這位醫師言下之意就是:我們找他做帶罪羔羊,他百口莫辯。
 
『但是我開的藥基本是不會引起過敏的。。等巴拉。。巴拉。。巴拉。。』
 
最後,他讓步說:『有可能是磨藥時,上一位的殘留藥粉進到小瓶子的藥粉中,而上一位的藥粉中有會令小瓶子過敏的成分。』『但是我們做的也只是重新磨藥。』好吧!要不能怎樣呢?
 
媽媽再問醫師:『您開的藥錠中,有的一天要吃三次、有的四次、有的只要兩次,但是你把它全部磨成一包包的,一天分四次吃是怎麼回是ㄚ?』
 
搞了半天,為了便宜行事,就是一天本來只要吃兩次的藥,將它稀釋分為四次吃掉;一天三次的,也是稀釋成四次;一天四次的,就剛好不必稀釋。
 
媽媽滿頭霧水,又問:『這樣藥效不是會打折嗎?』
 
醫生很酷的居然說:『這樣你們會麻煩ㄚ!』
 
好一個省麻煩。媽媽以後不會再來了。
 
回家後,剛好Ian同學的媽媽打電話來關心,順便告知幾個有醫心的醫師名單。媽媽決定通通先預約掛號。免得明天小瓶子狀況依然不佳,沒有較佳的口袋名單可以奔去。
 
週三晚上,媽媽已經習慣半夜不定時清醒。兩點時覺得小瓶子應該又要發燒了。摸了摸頭,沒有發燒,小瓶子也睡的呼嚕呼嚕的,沒有任何不安穩的現象;四點時,媽媽又摸了摸頭,一樣沒燒,媽媽終於放心了。小瓶子有可能不會再發燒了。
 
只是,現在要藥怎麼吃啊?一堆藥粉裡面,還是有退燒藥的成分。雖然用不上退燒藥,但是還是要吃咳嗽藥、流鼻涕藥、以及過敏藥ㄚ!而且沒發燒,為啥要繼續吃退燒藥ㄚ?
 
整個莫名其妙!所以真要大聲呼籲『兒童專用藥』的重要性!

Bea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